2/27/2006

和諧的聲音

相中的你
是剛完結一個笑容?
又似是欲言又止
還是正開始歌唱?
為何我仍可聽見你的聲音?

會否,你就是那位
以牧羊少女身分
統治國家的貴族?
透過呢喃、口哨、囈語、小故事
發出海鳴般的命令

不敢為你抄寫詩句
怕被你揭穿孩子的身分
只能為你做微不足道的事
期待淡薄的道謝

我想
你的王國只有數個子民
然而人均圍欄長度還是最低
象語是法定語言之一
假期由投票產生
還有,還有那可眺望鯨的小山崗……

這些都存在嗎?
還是我又在空想?
可能,你的國度已被崇拜效率的
魔王
所掠奪
而你,正期待一個帶著微笑的青年
為你發動史稱「綿羊戰役」的反擊?

那距離
令我再聽不見
聽不見
聽不見

我能看見
在你的王國裏
那棵巨樹的枝葉有時像海浪般擺動
黃昏時村落裏冒起裊裊烏煙
鳥群不時以它們為界往返森林
一個尋常的夜悄悄出現幾個燈籠
像熟絡的貓在互相追逐嬉戲
星於晨曦從海上聚集
入夜又拾級天上
繼續說著說著,並不時竊笑
那不張揚的初雪
引起了輕盈的觸動
鈕扣列陣以待
換來是你天真的笑容……
那距離
令我聽不見
聽不見  

我就站在那遠遠的地平線上
看得入神,不捨離去
我安慰自己:
一切正無聲的進行
而你是王國唯一的聲音
在清晨在黃昏在凌晨
與河水同流過


2005年2月15日
2005年2月28日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