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2006

海嘯

你去了哪裡?
靈芝珊瑚
以我們的交情不至於會約定時間地點
但我每次來總希望跟你打個招呼
說幾個無關痛癢的話題

換來是壯年的他
我按慣例帶走了他一部分
他氣急敗壞斥責我麻木不仁
看來他始終是愈活愈回去
若你在,會否為我說幾句公道話?
請向他述說我的套路:
衝擊、交換、複製、衝擊、交換、複製......
還記得這遠古純粹的節奏嗎?

我離開時,他眼裏流出的跟我相像
他憐惜著自己的手指,繼而兩手緊握
或許這就是你說的「希望」

你說一切在我之內
以我為舞台的時光劇場還是會繼續上演
你與他仍會登場
劇本默示下一幕你已成為幽靈
以一廂情願的姿態
向他展示生命的意義
而他,還是獨自在角落跳著慢四
而你,還是喃喃自語
說著還是有希望有希望

每次你都會教我新的詞彙
我明白「痛苦」,也明白「別離」
但就是不理解「快樂」和「悲傷」
還有那似是而非的「生」與「死」
你還是喃喃地說一切在我之內
還是有希望有希望



2005-01-14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