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2006

十七歲

只差一年
你便可以獲得更大的自由
只差這麼一年
你的世界就跟已經發生的
完全不一樣
那天你站在陽光底下
投射出長長的黑影
像漏失墨水的鋼筆
血緩緩流淌而過
流過一個悶熱的夏
流過人臉的海洋
流過你在書中遇上的夢
流過一些承諾
流過失去的恐懼
直至所有血液蜿蜒圍繞一棵幼苗
隨著雨水滲入根部
後來是一頁一頁的空白
你完結了
你留下之後的空白
實在得令人不能忘記
我在後面無關痛癢的某頁
寫上我當年的歲數
十七歲


04/06/2006

5/16/2006

溫泉博物館

昨夜風和月
在夢中流散
而夢隨日光蒸發
乾涸的溫泉
變成了刑場
處決了大量時間
那個可怕的年代
是妳最風光的日子
泉水一去不返
没帶走當時的勞累
時光荏苒
留下來的事情都乾旱破裂
讓空洞無義的言語笑聲有隙可乘


13/4/2006

誠品敦南店

這書店二十四小時運作
目的是要令這裏充滿人氣
這樣才可驅走傳說中的惡靈
據說他們愛在這裏幹亂交的勾當──
在夜裏分頭讀盡所有文字
在每一本書中挑出一個動人句子
最後將句子組合成一個故事
這種行為已成主流
我估計直至號角聲響起之前
他們還會繼續驕橫跋扈
可能我誤會了?
可能他們才是義軍的精銳
正在作一實驗
令效率大王徹夜難眠


15/4/2006

4/01/2006

總在休館日想起你

星期二是你休息的日子
但我已不是第一次
在這天想到探望你
我明白你也需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
去調節星與星之間的距離
或是重新確認黑洞的位置
又或是再開始夢想起飛的倒數
你選擇在最不起眼的日子
默默經營這些

記得在我年幼的時候
你比現在更神秘暗黑
哪怕孩子們奔跑亂碰
也無損你的尊嚴
他們只會在你的法則下
成為宇宙的一部分
我也見過一對情侶坐在你之內熱吻
那也是奇觀之一
是超新星爆炸後的餘韻
還有那石柱群
肅然的集體靜默被微縮到圓桌上
仍能聽見他們低語
你還有很多令人著迷的故事──
月亮的黑暗面
星座的貌合神離
太陽的點滴憂鬱
還有很多很多......

這些都是世間最重要的事情
而我卻在最易被人遺忘的星期二
才想起你


21/03/2006

3/31/2006

你堅信我寫了一個關於冰川的故事

你堅信
我曾說過關於冰川的故事
當中有一個小轉折
也有自然景觀的描述
最後是苦盡甘來的結局
但我始終記不起
我曾說過關於冰川的故事......

男孩輕握她的手
並說世上有一河流
跟彩虹一樣美
她雙眼露出狐疑
後又笑得甜甜
並說:那河底的魚一定懂得唱歌
他們牽著手
沿著候鳥留下的路線走
她感到男孩的虛弱
男孩的身子開始變得矇矓
他說:好不容易才能一起走到最後
她搖頭
他說:你要一直走,走到最後,看那彩虹河流
男孩躺在地上,變成了磐石

雪落下

她在世界的輪廓之中獨步自語:
男孩對女孩說,世上有一花叫冰寧。花在冬天第一場雪時開,在春天死,在夏天低吟,在秋天重生。那是世上最美的花。女孩和男孩決定一起去尋找冰寧。他們經歷 了一個又一個的阻困、猜疑、背棄、原諒,最終找到河的源頭,發現了冰寧。雪開始降下,河流也開始結冰,但是那花還是沒有開。女孩問,雪下了,為什麼花還是 不開。男孩沒有回答,在這一刻只凝望著女孩的眼睛──那一點一點比雪還要純淨的光。

一個苦盡甘來的故事......這才是真相......才是真相......
她邊說邊繼續走未完的路
那低沉而重複的囈語
引來了百獸的跟隨
有永不放棄的沉默北極熊
有正義而勇悍的山貓
有被錯認為怨靈的狐狸
有追查風之歌下落的大雁
有風趣機靈的松鼠
有即將與命運女神開戰的東北虎
還有......
動物跟在她的背後
輪流說著故事
雪豹說:唏,你知道嗎?從前有一個女孩,她以喃喃自語打敗了百年宿敵......
黑臉琶鷺:你知道嗎?從前有一個冰造的村莊,裏面住了一個曾被離棄的人......
彌猴說:你知道嗎?在一個位於東方的城市裏,有一個沮喪的業餘作家,他下了決心要寫......
樹熊說:你知道嗎?在一千年後的下午,有一個留聲機依然轉動......

女孩與追隨者來到冰川的起點
那裏有一座城堡
城牆上有一個男人
男人:你要彩虹河流?
她:不要
男人:它就在你的身後
她:我只想要,那個會跟我牽著手過河的人回來
男人:可以,但你先要聽我說一個故事

天、地與百獸默然

男人以陰沉的聲線說著:
你堅信
我曾說過關於冰川的故事......




13/02/2006

2/27/2006

士多

女孩問:今天你們生意好嗎?
便利店員腼腆的似笑非笑
女孩沒有介意
仍是自顧自在店內來回顧盼
彷彿這裏是她的家
我忽然記起了她的名字
那是一頭瀕臨滅絕的獸
牠在這陌生的地方
聞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那是即將被消滅殆盡的地方
牠無家可歸
嘗試在這裏棲身
然而一排冷櫃圍牆並不歡迎
自組汽水機也發出吱吱的嘲笑
但牠還是硬著頭皮留下來了
只想著生存生存生存!
牠卑微,但牠不可恥
牠將蟄伏於此
等待那號角的響起


8/1/2006

石硤尾

曾經
幾個老人在此乘涼
靜默彌留至午後
衣裳飾演彩虹
卻被微風出賣
蟲鳴與時間唱和
它對挽留無動於衷
夢語、想像和喘息
每夜在迴廊蹓躂
鴿子凝視夕陽雲霞
譏笑霓虹東施效顰

曾經
在山崗未被軟禁之時
人們可以到這裏來放下心頭之石
然而,一幅幅屏封已遮擋著人們的歌聲
上面還刻著風的墓誌銘
衣裳從此呆呆落淚

曾經
孩子在這裏玩同一個遊戲
誰發現了遊戲規則
誰便要永遠留下
看著記憶沉澱漫漫
風吹送
散落遠岸雲海之間

曾經
她在這裏活過
並領導了一場革命
渴望改變一切
最終改變了自己
一切依然
包括星的沉默

11/12/2005

和諧的聲音

相中的你
是剛完結一個笑容?
又似是欲言又止
還是正開始歌唱?
為何我仍可聽見你的聲音?

會否,你就是那位
以牧羊少女身分
統治國家的貴族?
透過呢喃、口哨、囈語、小故事
發出海鳴般的命令

不敢為你抄寫詩句
怕被你揭穿孩子的身分
只能為你做微不足道的事
期待淡薄的道謝

我想
你的王國只有數個子民
然而人均圍欄長度還是最低
象語是法定語言之一
假期由投票產生
還有,還有那可眺望鯨的小山崗……

這些都存在嗎?
還是我又在空想?
可能,你的國度已被崇拜效率的
魔王
所掠奪
而你,正期待一個帶著微笑的青年
為你發動史稱「綿羊戰役」的反擊?

那距離
令我再聽不見
聽不見
聽不見

我能看見
在你的王國裏
那棵巨樹的枝葉有時像海浪般擺動
黃昏時村落裏冒起裊裊烏煙
鳥群不時以它們為界往返森林
一個尋常的夜悄悄出現幾個燈籠
像熟絡的貓在互相追逐嬉戲
星於晨曦從海上聚集
入夜又拾級天上
繼續說著說著,並不時竊笑
那不張揚的初雪
引起了輕盈的觸動
鈕扣列陣以待
換來是你天真的笑容……
那距離
令我聽不見
聽不見  

我就站在那遠遠的地平線上
看得入神,不捨離去
我安慰自己:
一切正無聲的進行
而你是王國唯一的聲音
在清晨在黃昏在凌晨
與河水同流過


2005年2月15日
2005年2月28日

森林

不要害怕那森林
牠只是純粹存在

不要在意那裏的燈
陽光每天唱著詩歌

不要走那條有荊棘的小路
那些傷痕將留在情人身上

不要只在夜間潛行
星會使你想起命運

不要老記掛著森林
但你可以活在其中

正如你說森林還有象和湖泊
我知道還有遺跡和階梯:

或許那兒是一個荒廢的王國
裏面曾有各式動物和一段愛情棲身

十二座純白石梯
每座都以你的名字為名
梯頂可眺望森林的一種風光
更可呼吸夜空的氣味

當然你知道森林中央房間地下有一秘道
通往海邊
那兒有一小碼頭
海面有各式遊艇渡輪貨船
還有鯨豚和你從未見過的水獸

你每天都來這裏
歡迎到訪的人
從碼頭到森林有一段路程
距離一支煙或一個宇宙不等
都由你決定

那個下午
一個啞子乘著木笩到來
他以自己發明的手語向
森林說了些話
怎料有人在岸邊放了鏡子
累他自說一趟

森林還有很多地方還未被你發掘
還有很多動物待你領養
黑夜過後
才是適合漫步時候
走過山岡,走過草地,走過微弱的湖
走過巨木,走過岩石,走過兩樹間的曙光
走過淺河,走過斜坡,走過水獸築起的小水壩

了解牠如同了解外面的世界
總有一天
你又會再走進別人的森林
並且比以往更能活動自如
因為你已發現每個森林的共通之處

二OO五年四月廿五日

信物

你正在找一個人
等一個人
思念一個人
懷念一個人
或在創造一個人?

我不知道
但那人,已在島上放下了暗示:
一把鑰匙

當你又再憶起哀愁這名字
請再次走到那陽光、海洋、樹、鯨和微風之間
靜聽他們合演的奏鳴曲
並將旋律一一牢記

在擠塞著千萬人無序搖晃的城市裏
你要用心聆聽
當中有一個人
有一節沒一節的啍著那曲
那時,你要勇敢的堅毅的站出來
以天使掠過時的音調跟他和唱
補上他遺忘了的空白




2005年2月27日

比喻

世界一開始便需要人代言
但我相信你與世界同步誕生
甚至更早?

從來花枝招展的你
今天顯得沉默虛怯
似乎你已知道人們對你的期望
並為此感到羞怯

在我眼中
你是自由實體
並且有獨自美麗、悲傷的權利
從來如是

那些定律、道理、情感
到了今天
已不能單獨生存
更遑論那票向你頤指氣使
虛假但
永遠存在的塑膠悲傷
就算結合再精密再無縫
也沒有細味的理由

當人們將「背後的意義」放進神殿
每天參拜
並將那些推敲築成
圍牆和高塔  
當人們總是以你和他歡好的過程來
評價你
當人們永遠用「明白/不明白」
向你問好

我就站到你身旁
理直氣壯地對你說:
你自有永有
你與他只是擦身而過
並非
傳聞中的模範夫妻
你們之間沒有從屬關係
更沒有甚麼從一而終
只有若即若離
曾經有人說
這世界是個隱喻


10/02/2005

毛子村與河

沒有人牽著手就不能過河
那孩子如是說

一對對水鞋像列兵般肅立
等候著未來的檢閱和審判
孩子以軍人壯烈的聲調
朗讀一個個童話故事
暗示他們的名字
快將被奪去

人們都在叫窰的山洞內過活
義人正為孩子建造新的學校
橋每年冬天搭建一次
夏天她就會被大水沖走
但人們從沒期待
一條永遠的橋

若一天她真的來了
請叮囑孩子
在橋上要多想冰川
與海洋之間的故事
要嘗試解拆河的金光密碼
要創造描繪水流聲的新形容詞
要記錄自己的步履輕重快慢
要不斷呼喚對方的名字

最後還是要緊記
沒有人牽著手就不能過河
那河會把生命帶到遠方


23/01/2005
26/01/2005

凝固器

她將有關他的日記撕下
以喜怒哀從新排列
將質數頁抽出並摺成一個窗
在煙花發放的海旁
兩人向窗外望
煙花在空中凝固
她嚷著要將牠們帶回家
並說搬運重物是男人的責任

2002初夏
14/01/2005

海嘯

你去了哪裡?
靈芝珊瑚
以我們的交情不至於會約定時間地點
但我每次來總希望跟你打個招呼
說幾個無關痛癢的話題

換來是壯年的他
我按慣例帶走了他一部分
他氣急敗壞斥責我麻木不仁
看來他始終是愈活愈回去
若你在,會否為我說幾句公道話?
請向他述說我的套路:
衝擊、交換、複製、衝擊、交換、複製......
還記得這遠古純粹的節奏嗎?

我離開時,他眼裏流出的跟我相像
他憐惜著自己的手指,繼而兩手緊握
或許這就是你說的「希望」

你說一切在我之內
以我為舞台的時光劇場還是會繼續上演
你與他仍會登場
劇本默示下一幕你已成為幽靈
以一廂情願的姿態
向他展示生命的意義
而他,還是獨自在角落跳著慢四
而你,還是喃喃自語
說著還是有希望有希望

每次你都會教我新的詞彙
我明白「痛苦」,也明白「別離」
但就是不理解「快樂」和「悲傷」
還有那似是而非的「生」與「死」
你還是喃喃地說一切在我之內
還是有希望有希望



2005-01-14

夜裏有光

這城市已失去了所有
靠近時聽到聲音如芒刺
走遠時她會發出無聲的哀求
你看著,以為是最後的繁華
又似是有什麼正想發生
正如傳說中的一點光一個希望
又或是靈魂仍在追逐黃金、乳香、沒藥
人們查究光的來源一去不返
十月的微風帶著安靜的味道
讓光微微搖晃
還是拜偶像者手中的光棒?
熟悉了便產生功能
所以越陌生越美麗
光從來都屬於過去
這點你一直很清楚


29/09/2002

影子

你們這些奇怪的影子
為何還要忠心跟隨?
一個個俏皮小毛球
左右左右環顧四周
每次購物作決定時,就是你們在七咀八舌吵吵鬧
不要太招搖啊
我知道街上有些人察覺得到
但就是不給我看你們一眼
黃昏時你們總走到前頭
玩著醒目的雜技──裝呆
偶爾我會突然做一個隱密的小動作
看你們能否跟上
銅鑼灣你們喜歡嗎?
在那裏你們最多聲氣
黃金商場、鴨寮街、又一城、西頁、旺角……
在不同地方你們有不同的套路
憂傷的時候你們安靜守候
玩樂時你們悄悄躍走
我分得出兩種聲音
女孩子呢?你們不害怕的
但也不要再幽幽的哄人家好不?!
我看你們還是幼小的一群,總有一天會厭我而去
又或是堅持下去,永遠把我甜蜜地擺佈
時日無多了!
貓小隊,你們決志了沒有?


24/11/2002
01/01/2005

歌聲

每隔數年便會聽見一次
夜裏街上傳來的吭亮歌聲
悲傷的鳴放
盡是最新的流行歌詞
故事屬於古遠的
聲音腐化成回憶
與死去的同伴會合
寒喧之後一起輪迴
不慌不忙轉世成為紅線、鵲橋、箭……



26/11/2002

分離

那泳者是拜火教的後人
他是分離主義者
從那噗嗊噗嗊的水底破裂的迴響
能夠推論他沒有好下場
火的默禱
海的念詞
他連綿的進退失據



03/12/2002

火星來了

相信妳的走近並非妳的主觀意願
就算妳有什麼意圖
準已被岸上的群眾嚇了一跳
這夜他們都笑得份外可愛
明知妳就在頭上
還是故作無可無不可
與同伴說三道四總是不看妳一眼
就像遇上心儀已久的對象
或似是婚禮前一夜的隔離
他們在等待
那琉璃與琉璃之間的妳
那三十秒的首次對話
他們對妳說了什麼?
我相信妳都一一牢記
或許在半個世紀之後
妳會親自逐一回應
那時妳會不厭其煩
似對孩子說道理一樣
說著遲到的回應與光的速度無關
或許那時妳會給他們額外贈送:
面孔山、大運河、金字塔、大頭怪、地下城、變形蟲或時間囊
妳還會跳皮的說:都是從地球偷來的道具!
做個鬼臉!
這夜,只有妳在
這夜,是妳觀星的日子



28/08/2003
01/01/2005

解剖

就算你知道我的內部的每一個細節
和每個細節的互動關係
也不會令你變為神
任你多了解空氣的流動
也不會令你懂得歌唱
更不會令你明白鳥
我的全部都在外部
例如在歌聲裏
在肢體動作裏
在笑容裏
但我知道你反擊的起點在那「裏」字之中



04/02/2004
01/01/2005

致愛恩斯坦

你在黑板上的論證早已被鳥所證實
是千億萬年前的事
更甚的是,牠們從來否定那是數學問題
在高空飛翔讓人青春不老
當你看見一隻貓在午後的陽光下熟睡
或是看見鯨在靜寂的海洋浮游而過
那時間的延緩甚至停頓
你又怎樣解釋?


06/01/2004

蜷曲小象

為何你要在橋的中間停下,曲著身子?
這會造成輕微的尷尬
小小的年紀已擁有
不拔的堅毅並否定是遺傳
我只能在你的背後假裝不耐煩的推撞
暗地享受著安穩的甜蜜
黃昏時你說出心事
原來你見過午後那洋溢的幸福
我心頭一酸
你仍沉醉於回憶
我只知道模仿對你沒有一點好處
還最怕你捉錯用神
你仍沉醉於回憶之中
就像沒有心臟還在以身犯險
前面傳來了譏笑和鼓勵
答案似在那邊
你卻是滿不在乎
直到一天你站起來
眼睛機靈閃亮
鼻子隨意蜷曲舒展
像派對的吹口玩意
我坐上你的背才懷疑你一直擺著的
是一個歡迎的姿勢?
「我們有的是時間!」「謊象!」


07/10/2003
26/10/2004

兩個世界

靠近你的心
聽到相思鳥輕鳴
我是一貫岩石肝腸
你引來流浪貓搭訕
我只能拖忠心殘破兔燈籠
你說話如鯨報喜
我向井口定時發誓
你每天量度羽毛的濃厚
我企圖研發登月的彈腳
你步履如雪下
我呼吸如奔雷
你每天誕生一次
我的腳生了根
你指揮勤快小兵團
我未形成的槍永遠有三夥子彈
你是光明與暗黑之間
我是自己的影子
你我的邊界
由極光劃分


13/08/2002
26/12/2004

黑洞

我就是知道沒有希望
但只有半點機會
還是要行過去,為著給你知道一些事情
那裏什麼都會凝固
包括髮端的微風和尚未形成的拒絕
文字還未寫好,聲音已經溜走,原來她只會演繹自己一次
味道也好不了多少
走了還留下訊息,暗示她遠行將返
話語過去現在將來的
在吐出的同時被抵銷
可憎的辯論隊帥氣隊長!
視線呢?在沒有要求的情況下她不會主動探訪
你沒說什麼,但你認識,我很清楚
你指著,示意黑洞位於我的心房
屬於我的所有都順序整齊排列一件不缺
什麼都不缺,其它的都被吸收
可以跟你跳圓舞嗎?事先聲明這是我的最弱一環
而更遺憾的是,我只能繞著軸心自轉


04/11/2002
26/11/2004

每年總有這樣的一個清晨

睡醒以後夢才開始
像初生的嬰孩擦著眼睛
呼吸著愛戀的氣息
彷彿永遠不再疲倦
即使微風也能盛載飛翔
四周的聲音終成委婉的樂章
就連陽光都發出Fa的詠唱
每年只有一個這樣的清晨
懷疑是夢想的年度巡行
他們總在我起床時驚散
回到日落的魚鱗雲片上
回到八時半的海星閃滅之間
回到午後髮端的微風中
回到你說小謊話後那嘴角的笑意裏


12/02/2004
01/01/2005